廉政信箱:lzxx@juhua682365.cn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律 > 規劃資源
未來五年我國教育改革發展預測分析 發布時間:2015-11-09                               來源:《教育研究》2015年第5期

内容提要:“十三五”時期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也是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的決定性階段,各級各類教育都将進入新的階段和新的發展水平,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人力資源支撐。推動經濟社會在新常态下健康平穩發展,迫切要求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教育要主動适應經濟新常态,融入國家創新體系,加強職業教育與培訓,全面提高勞動者素質,廣泛培育和積聚創新人才,為實現大衆創業、萬衆創新奠定堅實基礎。

  關 鍵 詞:“十三五”時期 教育發展 教育規劃

  當前,我國經濟正處在從高速增長到中高速增長的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疊加”階段,推動經濟社會在新常态下健康平穩發展,迫切要求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科學謀劃“十三五”時期教育事業發展,深化教育改革,全面落實《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目标,釋放人才創新潛力,促進經濟增長從主要依靠勞動力優勢轉向人力資本優勢。推動經濟社會在新常态下健康平穩發展,迫切要求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對此,教育要主動适應經濟新常态,融入國家創新體系,加強職業教育與培訓,全面提高勞動者素質,廣泛培育和吸引積聚創新人才,為實現大衆創業、萬衆創新奠定堅實基礎。

  一、未來五年教育發展的目标和任務

  “十三五”時期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也是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的決定性階段,各級各類教育都将進入新的階段和新的發展水平,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人力資源支撐。

  (一)未來五年教育發展目标數量預測

  實現更高水平的普及教育。基于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決策模拟系統預測的學前教育3-5歲學齡人口數計算,從2015年到2020年,幼兒園在園人數将從4 132萬人增長到4 790萬人,學前三年毛入園率從84.1%增長到85.5%;同期,九年義務教育在校生人數将從13 861萬人增長到14 706萬人,鞏固率從92.9%增加到94.8%;高中階段在校生數從4 355萬人下降到4 238萬人,毛入學率從86.6%增加到90.5%;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從3 576萬人增加到3 736萬人,毛入學率将從36.4%增長到45.2%。從目前發展情況看,學前教育和高等教育有可能超出預期目标。

  全面提高全社會人力資本水平。到2020年,具有高等教育文化程度人口數從2015年的17 090萬人增加到22 974萬人,主要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從2015年的10.2年提高到10.7年,其中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從2015年的18.7%增長到25%;新增勞動力平均受教育年限從2015年的13.8年提高到14.1年,其中受過高中階段以上教育的比例從91.8%提高到94%以上。①

  (二)未來五年教育發展任務

  為實現人力資源開發目标,更好地服務于經濟發展新常态和産業結構的升級換代,教育改革發展主要集中于以下任務。

  1.支撐創新驅動,提高人力資本水平

  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決定着民族前途命運。創新驅動發展的核心是科技創新,關鍵是人才優先轉型升級。加快經濟轉型和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從“科教興國”到“科教強國”,要将教育和科技進行有機結合,在繼續用好“人口紅利”的同時,注重“從人口紅利轉向人才紅利”,培養培訓上億的工程師、高級技工和高素質職業人才。

  培養具有國際競争力的高質量人才支撐創新驅動發展。通過創新學校人才培養體系,将道德、科學創新和國際意識貫穿教育體系,為2.6億在校學生提供通識教育。基礎教育注重培養學生的社會公德意識、人際交往能力和基本科學素養;本科生教育注重培養學生的知識廣度,培養其專業精神和就業能力;研究生教育注重培養學生的科研思維、創新思維和學術精神,努力造就一批世界水準的學者、科技領軍人才和高水準創新團隊。首先,實施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教育戰略,在“卓越計劃”基礎上繼續加大理工學科教育的投入力度,使理工學生比例提高到60%,②培養上千萬卓越工程師、卓越醫師和卓越科研人員。其次,實施國際化人才培養戰略,打造教育國際交流平台,積極開展與世界各國的學者互訪、學生交流、共建學術團隊等,出台更具吸引力的留學人員回國創業就業政策,培養和集聚數百萬具有國際視野、處理國際商務能力的國際化人才。再次,實施高校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依托“985工程”、“211工程”高校建立基礎研究基地,制定高校應用研究和技術創新計劃,完善科技成果轉化協調發展機制,組織高校教師從事基礎研究工作。提高成果轉化收入獎勵科研人員的比例,改革科技評價和獎勵制度,積極理順薪酬體制和激勵機制,讓創造性智力活動得到應有的回報,增強科技創新活力。

  大力開展在職培訓,提升勞動力技術技能支撐創新驅動轉換。依托技校、職高、中專、高職、本科院校、大型骨幹企業和其他技能培訓機構打造職業技能培訓平台,為全國在職在崗的經濟活動人口提供職業技能培訓的機會。制定技能人才和專業技術人才實訓計劃,依托職業技能培訓平台培養上億企業急需的技能勞動者和上千萬高級技能勞動者。關注特殊人群的技術技能升級,為農村轉移勞動力、城鎮登記失業人員和退役軍人提供充足的職業技能培訓機會。

  2.服務産業結構轉型升級,深入調整優化教育結構

  教育對加快推進我國産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發揮關鍵支撐作用。“十三五”期間要不斷推進教育結構優化調整,加大對現代服務人才和高技術技能人才的培養力度,推動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勞動者比例,使之提高到28%[1],為三次産業協調發展提供人才保障,将第三産業就業人員比重提升到44%以上。

  加快優化調整學科專業結構,适應經濟社會升級發展需要。調整優化高等院校學科布局和專業設置,培養經濟和社會發展重點領域急需的緊缺人才,促進教育與經濟社會各領域深度融合發展,支撐制造業提升改造和服務業大發展的需要。具體而言,高校要擴大在戰略性新興産業、先進制造業、現代交通運輸、現代服務業、農業科技、能源資源、生态環境保護、防災減災、文化産業、信息技術、國際商務、航空航天、國防科技等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的招生規模,培養各類急需的緊缺人才。

  提高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水平,提升大學生就業和創業能力。“十三五”期間,我國大學畢業生将呈持續增長的态勢,2020年普通本專科畢業生達700多萬人,就業總量壓力大,要提高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水平,提升大學生就業創業能力,将高校畢業生初次就業率提高到OECD國家青年就業率84%的平均水平[2]。對已建設的100所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和100所國家骨幹高職院校實行動态監測與調整,激勵項目校切實發揮示範引領作用。擴大專業學位研究生的招生規模,将專業學位碩士研究生的招生比例提高到70%③。

  加快地方本科高校轉型發展,提升服務區域經濟發展水平。通過試點推進、示範引領,推動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技術類型高校轉型發展,以培養産業轉型升級和公共服務發展需要的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加強産教融合、校企合作,為服務區域經濟發展培養數百萬各類技術技能型人才,有效緩解大學生就業的結構性矛盾。

  3.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快推進教育公平

  落實國家教育公平政策,保障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權,尤其是保護弱勢群體的受教育權,進一步縮小城鄉、區域之間的教育差距。

  改善貧困地區、革命老區、邊疆民族地區教育落後面貌。首先,改造教育落後地區薄弱學校,對貧困地區、革命老區、邊疆民族地區978個縣的每所學校尤其是薄弱學校進行詳細備案,記錄學校的辦學條件、所處地形特點和“十三五”期間學區内學生人數,保證學校都能達到辦學标準。其次,支持中西部高校建設。支持中西部2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百所地方高校進行基礎能力建設,努力将部委、地方政府、大型國企、教育部多方參與共建的中西部高校擴大到100所。再次,繼續擴大重點高校在中西部農村的招生計劃,保持重點高校新招學生中農村生源與城市生源大緻相當。

  推進城鄉教育一體化。首先,推進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标準化建設。建立鄉村教育優先制度,優秀師資優先配置鄉村學校,教育改革項目優先在鄉村學校布點,教育專項經費優先安排鄉村學校,公共資源安排優先考慮鄉村學校。為适應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需要,解決貧困地區義務教育的特殊困難,辦好8萬所村小和教學點,根據村小和教學點地形特點确定專門的辦學條件,明确教室、運動場地、生活設施、教育教學裝備等教育教學設施。其次,完善非義務教育公共服務提供方式,辦好800所鄉村高中,建立和完善省域内對口幫扶機制,實行市屬以上優質高中與鄉村高中結對幫扶,引進先進教學理念,在課程建設、教學方法、管理方式等方面實現資源共享。再次,中西部地區農村學前教育三年毛入園率力争超過80%。通過建設鄉鎮中心幼兒園、村小附設幼兒園(班)、教學點附設幼兒班,保證中西部地區1 300萬适齡兒童順利入園。最後,消除中小學校大班額現象。優化學校布局,通過學區招生、優質高中招生計劃合理分配、集團化辦學、薄弱學校改造等方式,解決縣鎮學校大班額問題。

  讓弱勢群體的孩子上好學,能順利融入社會。首先,關注弱勢學生群體心理健康,構建關愛弱勢學生的工作機制,為2 100萬農村留守兒童、1 600萬家庭經濟困難學生、1 300萬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1 000萬義務教育階段農村學校寄宿生、700萬學困學生建立個人檔案,[3]對出現孤僻内向、情緒消極、自覺性差等心理缺陷的學生提供專門的心理疏導和關愛。其次,建立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申報制度,摸清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底數,為1 300萬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提供就讀公辦學校的機會。再次,改造農村寄宿制學校的生活設施,完善農村寄宿制學校管理辦法,保證1 000萬義務教育階段農村學校寄宿學生的生活質量和人身安全。最後,擴大特殊教育資源,在30萬人口以上無特教學校的縣建設1所“特殊教育資源中心”,為1 933所特殊教育學校配足合格師資、配齊教育教學設施,确保殘疾兒童接受優質教育。

  二、新常态下我國勞動力供求形勢變化對教育的需求

  受産業升級、人口增長變動、流動勞動力規模擴大以及區域拓展等因素的沖擊,我國勞動力供求形勢正在發生變化,這不僅将對經濟發展産生深刻影響,也會對教育事業發展提出新的要求。

  (一)三大産業結構變化對勞動力市場提出了新要求

  2013年,我國三大産業增加值的比為10.01∶43.89∶46.09④,産業結構已呈現第三産業增加值占比最大、第二産業次之、第一産業最小的現代經濟特征,産業結構逐漸趨于合理。根據對“十三五”期間就業結構的預測,2020年我國總就業人口将達到7.9億左右,第一産業的就業人口在1.4億左右,第二産業就業人口約在3億左右,第三産業的就業人口将達到3.5億,就業結構将調整為17.4∶38.2∶44.4。⑤

  從三大産業就業人口發展趨勢,“十三五”期間,第一産業就業人口将持續較快向外轉移;第三産業和第二産業就業人口持續較快增長趨勢,第三産業增長更快,産業結構不斷優化,勞動力結構不斷升級。(見圖1)

  圖1 1990-2020年我國三大産業就業人口發展趨勢

  

  我國經濟發展的主導産業由農業轉向制造業和服務業的變化,促使勞動力供求結構随之變化,由此也對教育提出了人力資本素質與産業結構和就業結構相協調的任務。

  1.發展現代農業急需培養新型職業農民

  現代農業是運用現代科學技術和生産管理方法,對農業進行規模化、集約化、市場化和農場化的生産活動,具有生産物質條件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管理方式現代化等特點。發展現代農業離不開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的新型農民。2013年我國農業就業人口為2.4億人,占就業人口總數的31.4%。[4]農業勞動力向外轉移是現代農業發展的必經階段。根據發達國家的經驗,農業勞動力占全國勞動力的比重下降到20%以下,農業勞動生産率将大幅度上升,一個農民能養活10人/年以上,是現代農業的重要特征和指标。[5]據此推算,我國發展現代農業需要1億多具有現代技術和管理經營能力的新型職業農民,如果到2020年實現這個目标,平均每年需要轉移出1 400萬農民到第二、第三産業。

  目前我國農村勞動力普遍文化程度偏低(平均每百個勞動力中有84.4個是初中及以下學曆⑥),農村生産方式較傳統、生産效率較低。為了培養現代農業發展所需的新型職業農民,“十三五”期間應把培育新型農民納入新農村建設的總體規劃,整合中高等農業職業院校和涉農專業,縣域職教中心,農村成人學校以及成人中專等教育資源,設立一批“新型農民培訓基地”,多渠道、多層次、多形式培養新型農民。

  2.發展中高端制造業需要培養技術技能人才

  加快傳統制造業向中高端制造業的升級改造是制造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提升我國産業核心競争力的必然要求。中高端制造業以高新技術為支撐,依靠高新技術和高端裝備的競争優勢,是産業升級和技術進步的有力保障,是決定整個産業鍊綜合競争力的戰略新興産業。中高端制造業的發展,急需一大批掌握精湛技能和高超技藝的技術技能人才。當前,高技能人才總量短缺,結構不合理,領軍人才匮乏,且培養投入總體不足,培養培訓機構建設滞後,成為制約中高端制造業發展的瓶頸。2020年,技師、高級技師、中級工、高級工等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量将分别比2015年增加81萬、18萬、577萬、349萬,“十三五”期間迫切需要培養造就大量的高技術技能人才。⑦(見表1)

  加強中高端制造業高技術技能人才隊伍建設,需要以實施國家技術技能人才振興計劃為龍頭,以加強高級技師培訓和職業技能為重點,通過大力加強技術技能人才培訓基地建設和技能大師工作室建設,鼓勵完善以制造企業為主體、職業院校為基礎、政府推動與社會支持相結合的高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體系,進一步完善和落實重大政策,推動高技術技能人才的數量與素質穩步提升。

  3.發展現代服務業亟待培養複合型創業人才

  

  現代服務業是以高端科學技術為基礎,以現代信息化技術為依托,以健全的網絡設施為支撐,運用新的商業運作模式和管理方法的高端服務産業,具有高技術含量、高人力資本含量和高附加值等特征。發展現代服務業是我國今後一段時期内推動産業結構調整、促進經濟增長的重要戰略和方向。

  現代服務業就業人口是我國服務業就業人口的主要增長點。發達國家第三産業就業人員比重多數在65%以上,相對發達的發展中國家第三産業就業人員比重也一般在50%以上。2013年我國服務業就業人口為2.96億,[6]“十三五”期間将持續較快增長,到2020年将增加8 000多萬就業人員,達到3.5億左右,占就業總人口的44.4%。這些人員要求素質高、懂技能、善經營、會管理、能創業。普通高校、高等職業院校和中等職業學校應根據現代服務業重點領域發展需求,适時調整專業結構、改革人才培養模式、再構人才培養體系,為現代服務業的發展提供人力支撐。

  (二)三個“一億人”要求靈活多樣的社會教育

  在以人為本的新型城鎮化建設中,三個“一億人”(一億農業轉移人口、一億城鎮棚戶區和城中村人口、一億中西部就近就業人口)将成為新型城鎮化建設的突破口,需要努力提高進城務工人員融入城鎮的素質和能力,加強城鎮棚戶區和城中村再就業培訓,提高中西部地區就近城鎮化生産生活技能。

  1.促進1億農業人口轉移需要加強融合教育

  2013年,我國城鎮化率達到53.7%,城鎮化率每提高1個百分點,将有1 400萬左右農村人口實現城鎮化。[7]但進城務工人員常住人口并沒有完成市民化的過程,他們沒有享受到與城鎮居民的同等待遇。我們需要積極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實施“融合教育”,把進城務工人員納入城市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加強對進城務工人員的人文關懷;通過依托各類學校開設進城務工人員夜校等方式,開展新市民培訓。實施進城務工人員職業技能提升計劃,努力實現未升入普通高中和高等院校的農村應屆初高中畢業生都能接受職業教育,開展針對性更強的職業技能培訓和創業培訓。将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教育納入城鎮公共教育服務體系,以使進城務工人員融入企業、子女融入學校、家庭融入社區、群體融入社會,實現農業轉移人口真正融入城市。

  2.提高棚戶區城中村1億人生活質量需要加強再就業培訓

  城鎮棚戶區和城中村,包括城鎮困難家庭、企業老職工、農業轉移人口及外來人口,是城市内部二元結構的突出症結,嚴重制約了工業化、城鎮化和現代化的進程。2011年,全國城鎮貧困人口5 000多萬,主要分布在西部地區和東北老工業地區。[8]2014年,全國共有城市低保對象1893萬人。[9]目前,資源枯竭城市低保人口比例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1倍,不少工礦區和棚戶區低保人口比例甚至達到50%左右。[10]

  解決棚戶區和城中村居民的生産生活問題,提高當地居民的收入水平和再就業能力,成為當務之急。策劃實施“棚戶區和城中村人口就業培訓促安居”等支持計劃,加大棚戶區和城中村人口再就業培訓,力争每年為其開展職業技能培訓500萬人次。促進棚戶區和城中村人口就業或再就業,提升他們的生存能力和生活水平,逐步化解并消除城市内部二元結構。

  3.引導中西部1億人就近城鎮化需要提高其生産生活技能

  當前,我國中、西部地區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僅有48.5%、44.8%,[11]分别低于東部地區13.7、14.7個百分點。随着西部大開發和中部崛起戰略的深入推進,東部沿海地區産業向中西部轉移,将會有力地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和産業升級,加快其城鎮化進程。為适應結構調整、承接産業轉移需要,開展形式多樣的職業技能培訓,提高轉移人口的職業技能水平,促進轉移人口的就近就業能力。到2020年,在中部地區就業的進城務工人員總量将增長900萬左右,在西部地區就業的進城務工人員總量将增長850萬左右。[12]需要有針對性地對這些新生代進城務工人員進行職業技能培訓,提高綜合素質。引導和鼓勵地方的中高等職業院校與當地企業合作開設培訓班,建立區域性和輻射能力強的市、縣、鄉三級綜合性進城務工人員培訓機構和實訓基地,開展就業培訓,全面提高就業能力。

  (三)新增1 000多萬勞動力就業需要提高就業創業能力

  “十三五”期間,我國每年将新增1 000多萬勞動力。新增勞動力的受教育水平不同,就業能力不同,所需要的教育與培訓層次與内容也有所不同。

  1.每年新增600多萬“大學後”勞動力需要就業創業教育

  “十三五”期間每年将新增本專科畢業生約700萬,其中有600多萬進入勞動力市場。在這600多萬新增“大學後”勞動力中,本科畢業生與專科畢業生約各有300萬。⑧(見圖2)

  圖2 2010-2020年我國高校普通本專科畢業生數量

  

  針對本科畢業生,首先要加強創業教育,加強創業意識、創業精神及創業能力的培養,提高創業成功率;其次加強專業技術技能實習實訓,提高崗位适應度。國家層面,要給大學生創業相關的政策與資金扶持,為創業創新提供更好的環境與條件;高校需要改革課程設置和人才培養模式,加強與企事業單位的合作,強化學生實踐教學環節。

  針對專科畢業生,要結合自身專業技能展開創業嘗試,在此基礎上加強通識教育,重點提升學習能力和遷移能力,解決“未來發展潛力不足”問題。高等職業院校和專科院校需要增加創業教育及通識教育課程,為學生創業提供一定的理論基礎和發展後勁。

  2.每年新增500多萬“高中後”勞動力需要加強技術技能教育

  “十三五”期間每年将新增1 200萬高中階段畢業生,其中500多萬流入勞動力市場。在這500多萬新增“高中後”勞動力中,普通高中畢業生50多萬,中職學校(包括技工學校)畢業生400多萬。⑨(見圖3)

  圖3 2010-2020年全國高中階段畢業生數

  

  普通高中畢業生需要加強技術技能教育,學校要設置一定的就業指導及實踐課程,加強與企事業單位、職業培訓機構等社會力量的合作,為學生提供充足的實習實訓機會,提高學生的就業能力和職業發展能力。

  為适應産業升級趨勢,中職畢業生需要提高技術技能層次,一是增強中、高職課程銜接,開發适合中職畢業生的入學考試方式與内容,提高他們進入高等院校提升技術技能的機會;二是增強高職院校及職業培訓機構面向社會開展培訓的力度,政府給予一定補助,增加中職畢業生進修機會。

  3.每年新增200多萬“初中後”勞動力需要技能教育

  “十三五”期間,我國每年将新增初中畢業生1 400萬左右,其中200多萬流入勞動力市場。在這200萬人中,初中畢業生100多萬,進入高中但未畢業即進入就業市場的學生約100萬。⑩(見圖4)

  圖4 2010-2020年全國初中畢業生數

  

  “初中後”勞動力需要一技之長,提高就業能力,一是加大中職學校的資助力度,在免學費之外增加書費、生活費補助,減輕就學的經濟負擔,吸引他們接受中職教育;二是舉辦公立職業培訓機構,提供免費或優惠的職業技能培訓,使他們掌握一技之長,提高技術技能水平,過上體面的生活。

  (四)“三大戰略”需要教育提高服務區域經濟發展能力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重點實施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三大戰略、“一帶一路”,三大戰略的實施迫切需要教育提高服務區域經濟發展的能力。

  1.京津冀協同發展需要建設“優質教育資源圈”

  京津冀土地面積隻有21.6萬平方公裡,僅占全國的2%,但是總人口達10 860.5萬,占全國的7.98%;地區生産總值達62 172億元,占全國的10.9%,[13]未來将成為北方最重要的增長極。京津冀協同發展是打造世界一流國家首都圈、國家創新中心區域共同體、國家生态文明區域協同建設示範區和國家區域治理現代化首善區的需要。[14]

  京津冀“優質教育資源圈”的形成,有助于提升京津冀地區的綜合實力,為京津冀經濟區戰略實現提供人才支撐。京津冀“優質教育資源圈”在職業教育方面,要探索跨地區、同行業集團化辦學模式,在産教融合、校企合作上打破地區界限,開發模塊教學方式,實現實習實訓環節的貫通培養;在高等教育方面,積極開展區域内産學研協同創新,提高高層次人才培養能力、研發能力和科研成果轉化與擴散能力;在繼續教育方面,積極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加強優質資源共享,建立普通高校、高職院校、成人高校的學分認證與轉換制度,為區域内主要勞動年齡人口特别是從業人員創設終身學習發展的有利條件。

  2.長江經濟帶聯動發展需要打造匹配的教育生态鍊

  長江經濟帶覆蓋上海、江蘇等11省市,面積約205萬平方公裡,人口和生産總值均超過全國的40%。[15]第二産業增加值約占全國的50%,進出口總值約占全國的40%[16]。長江經濟帶戰略依托長江黃金水道,促進産業集群有序銜接、相互促進、優勢互補,能夠融通國内、國際兩個市場,形成東中西區域經濟一體化大發展,沿海、沿江、沿邊全方位的中國開放新格局。

  長江經濟帶龐大的戰略體系規劃,需要各級各類人才的支撐。首先,建設符合第一、第二和第三産業發展需求的人才層次類型的合理結構,涵蓋新型職業農民、中等技能人才、高等技術人才、高級研發與管理人才等多層次人才梯隊;在行業領域分類上,打造囊括制造、物流、交通、貿易、環保、管理等多樣化高素質人才的教育生态鍊,提高教育服務地方經濟發展的能力。其次,加快物流、交通、貿易、環保、管理等緊缺人才培養,緩解市場的供需矛盾,需要教育根據市場需求,及時調整辦學結構,為經濟發展提供人才,為帶動超過1/5國土發展提供新動力,推動貧困地區脫貧緻富,縮小東、中、西發展差距。

  3.“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戰略需要建立跨境教育服務區

  “一帶一路”沿線涉及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别約占全球的63%和29%。[17]“一帶一路”将構築新一輪對外開放的“一體兩翼”,在提升向東開放水平的同時,加快向西開放步伐,推動内陸沿邊地區由對外開放的邊緣邁向前沿,形成與中亞、東南亞、南亞、西亞、東非、歐洲開展經貿和文化交流的大通道,重塑我國在世界經濟格局中的重要戰略位置。

  “一帶一路”涉及60個國家,數十個語種。這些國家經濟發展水平不同,政治、民族、宗教與文化習俗各異,新合作必将産生新規則。隻有在精通業務、通曉國際規則的同時,把握當地的政治、經濟、宗教與文化習俗,成為“當地通”,才能增強相互信任,進行深層次的合作。這需要成立跨境教育服務區,培養既精通業務,又熟悉外語,還熟悉當地社會文化和風土人情的複合型人才,發揮他們在各國交流合作中的橋梁作用。國家可設立專項計劃,培養與油氣、旅遊、交通物流、基建、金融、貿易、教育等行業相關的專業技術技能人才,着重強化他們的外語、外國文化、國際規則學習,使其成為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複合型人才和中堅力量。

  三、加強職業教育和培訓

  在我國社會轉型發展中,職業教育和培訓有利于提高勞動者素質,促進就業,穩定民生,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标提供人力資本支撐,對經濟新常态下“調結構、轉方式、促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

  (一)促進充分就業,實現職業教育功能多樣化

  1.完善現代職業技術教育體系,培養各級技術技能人才

  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為現代産業結構體系服務。在現有中職、專科層次高職教育組成的職業教育體系基礎上,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和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延伸職業教育層級,提高職業教育的發展重心,完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提高中職和專科高職學生的升學比例。我國職業院校學生升學渠道較窄。2013年,我國專科高職院校在校生約776萬人,[18]升入本科院校就讀的學生僅占10%左右;2014年,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升學比例僅占15.3%。[19]“十三五”期間,應積極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縱向建設,将中職和專科高職學生的升學比例翻一番,打通從中職、專科、本科到研究生的上升通道,培養各層次技術技能人才,避免技術技能人才的結構性短缺,全面滿足産業結構調整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需求。具體而言,應繼續實施和完善五年一貫制高職、“3+2”中高職銜接模式,試點“3+2”專本科銜接、“3+4”中職本科銜接模式。拓寬職業院校學生的升學渠道,給予職業院校學生以平等的接受高等教育機會,推動教育公平進步。

  2.推動普職教育靈活轉換,培養高素質複合型人才

  積極推動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之間的相互溝通與融合,給學習者提供便利的學習轉換渠道,在頂層設計上推動人的全面發展,使受教育者可以選擇适合自己的教育,成長為适應現代産業發展需要的高素質複合型人才。促進職業院校畢業生升入普通院校深造,打破普通院校向職業院校單向流動的局面限制。推動專科高職院校學生進入普通本科院校深造,促進中職學生和普通高中學生橫向流動,形成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兩種教育體系和諧順暢的雙向流動機制。

  拓寬職業教育機構學習者的來源渠道。職業院校應打破生源僅限于适齡青年的局面,面向社會在職人員開放,采取職教體系内部直通車、注冊錄取、資格證書換算學分、工作年限折算等多元化的錄取方式,給每個公民提供方便的繼續學習通道,提高職業院校招收企業職工比例。到2020年,中職和專科高職院校招收有工作經驗學習者的比例都達到20%。[20]

  實行完全學分制和彈性學制。“十三五”期間,職業院校應率先突破學年限制,使學習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時間靈活安排學習與工作,實現進出學校學習自由,增加學習者的自主性,從根本上消除工學矛盾,方便終身學習,構建開放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提高職業院校的适應性和生存能力。

  3.服務産業升級,發展職業培訓

  廣泛開展立足崗位的技術技能培訓。職業教育機構尤其是職業院校要充分利用學校資源,特别是實訓教學資源,與行業企業共同開發培訓項目,并采用送教進企、引訓入校等多種途徑,為行業企業提供多層次、多類型,立足崗位需求的技術技能培訓服務。到2020年,使各級各類職業院校開展培訓人次的絕對數達到全日制在校生數的1.2倍以上,培訓量比現在增加50%,達到3.5億人次。[21]

  加強基本培訓,促進社會公平。對于社會最基層的勞動者、進城務工人員和下崗再就業工人等群體培訓費用,由國家财政以“培訓券制度”的形式支出。政府對各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的培訓資源、師資水平、硬件設施以及社會聲譽等諸多因素進行綜合評定,設立公益性定點培訓機構。基層勞動者根據自己技術愛好、發展定位和職業性向,選擇适合自己的職業院校或培訓機構接受職業技能培訓,促進社會公平進步。

  嘗試高端培訓,服務産業前沿。職業院校要發揮自身師資、科技信息資源等優勢,緊貼地區和國家重點産業及戰略新興産業需要,與行業企業深度合作,協同開展高端人才培訓,推動關鍵技術技能、工程工藝以及生産流程的研發和推廣,促進科技成果的轉化和擴散,培養培訓企業的高端技術技能人才。

  加強質量監測,開展工作評估。委托第三方建立信息數據收集平台,對職業院校培訓進行質量監控和評價。目前我國職業院校的培訓工作缺乏科學的評價體系,急需建立一個完善的數據庫,設計評價指标體系,對學校的培訓工作進行科學、可信、公正的評價和認定,從而對職業院校的培訓工作進行有效監管和科學督導。

  (二)提高就業質量,提升職業崗位轉換能力

  “十二五”期間,我國職業教育事業發展已經開始由數量擴張階段轉入質量提升,學生規模整體趨于平穩。未來五年,應通過提高教育教學質量,增強學生職業素質,提升就業競争力和職業崗位轉換能力。

  1.促進學用結合和學以緻用

  推廣職業性向測試和生涯指導。在中職和專科高職學生入學之初,對學生進行性向測試,分析學生的智能結構和興趣愛好。根據測試結果建議其适合學習的專業,以揚長避短,提高學生學習的興趣和動機,增強成就感。同時,職業院校以及培訓機構要積極開展全程式、個别化的生涯教育,将生涯規劃課程與生涯服務相結合,為學生提供個性化的生涯指導服務。

  完善專業動态調整機制。相關部門要建立定期發布勞動力市場用人信息的平台和機制,便于職業院校根據市場變化及時更新和調整專業方向,确立“招生跟着就業走,辦學跟着市場走”和“辦學圍繞社會需求轉,教師圍繞學生成才轉”[22]的發展思路,努力使專業設置與社會需求相一緻,學生所學與崗位需求相一緻,人才培養與未來發展相一緻。

  試點現代學徒制培養技術技能人才。在有條件的地方試行職業院校和企業聯合招生、聯合培養的現代學徒制,企業根據用工需求與職業院校積極開展“招生即招工、入校即入廠、校企聯合培養”的現代學徒制試點。逐漸完善支持政策,通過政府、企業、社會、家庭等多渠道籌集學生(學徒)培養培訓經費,推進校企育人一體化。

  2.培養職業核心技能

  加強職業核心技能培養,使每個從業者都具有職業可遷移能力,提高其職業轉換能力和競争力,提高就業質量和收入水平。

  職業院校的課堂教學和實習實訓中要将交流合作、語言數字、信息處理、解決問題、自我學習和創新革新等職業核心能力的培養滲透在專業教學過程之中;在課外活動中,積極組織提供多種形式的社團活動和社會實踐活動,強化學生職業核心能力培養,實現養成教育與職業素質同步提高。此外,還可以通過專題性培訓,開設職業選修課進行集中培訓,幫助學生全面、系統地提高職業核心能力,增強就業的适應性和競争力。

  3.培養創業能力

  提高職業院校學生的創業率。加強包括創業精神、創業知識和創業實踐的教育,重點加強經營管理、溝通協調與團隊合作等方面的能力培養,提高創業能力。2013年,我國高職畢業生創業比例為2.2%,[23]遠低于發達國家20%的水平[24]。

  搭建創業實踐平台。在全面加強包括創業精神、創業知識和創業實踐三方面内容在内的創業教育的同時,職業院校要積極與行業組織、企事業單位等社會力量合作,為實施創業教育搭建實踐平台。整合有利資源,建立校内實踐基地;通過校企合作建設産學研聯合基地,使教學與社會生産實踐緊密結合起來,提供創業條件和環境,營造創業氛圍。

  建立創業教育認證與評估制度。[25]建立科學合理的創業教育認證制度,檢驗創業教育成果,通過反饋評價結果進一步改進創業教育。認證與評估的内容是學生用已掌握的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将學生創業的業績作為其指标,構成測評體系,促使創業教育走上規範化、科學化的發展道路。

  4.推動終身學習

  積極推動終身學習,建設學習型社會,為全民學習創建良好氛圍和環境。

  積極發展在線教育。将在線教育作為發展的新業态、新産業重點打造。探索構建基于互聯網和雲計算的虛拟大學或虛拟學習社區,在線輸送課程和學習資源,使學習者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學習路徑和方式,完成在線課程學習,積累與轉化學分,并進行成果認定和頒發相應證書。

  大力拓展在職教育。加強針對成人的文化基礎教育、社區閑暇教育、企業人員繼續教育,針對殘障群體的特殊職業教育、失業者的再就業培訓、青年無業者的就業培訓、城市化進程中農民的轉業培訓,以及進城務工人員的職業培訓,使社會各個階層的民衆都可以享受教育發展成果,獲得終身學習的機會。

  充分開展在校教育。進一步強化職業院校的就業、升學以及社會服務功能,有針對性地銜接學習内容,為學習者提供“終身化”的學習指導,使學生能終身學習,持續發展,增強職業競争力和自身價值體現。

  (三)優化勞務輸出層次,培養複合型技術技能人才

  近年來,我國對外投資和勞務輸出發展迅速。2014年,我國全年境内投資者共對全球156個國家和地區的6 128家境外企業進行了直接投資,累計實現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6 320.5億元人民币。以美元計,全年累計實現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 028.9億美元,同比增長14.1%,對外投資已成為我國重要的經濟增長點。[26]與對外投資緊密相關的,是對外勞務輸出與合作。2014年,我國共派出各類勞務人員56.2萬人,同比增長6.6%,全年在外各類勞務人員100.6萬人,增長15%,至年末,對外勞務合作業務累計派出各類人員748萬人。[27]國際勞務輸出已成為促進充分就業的重要增長點。(見圖5)

  圖5 我國對外投資與勞務輸出增長趨勢

  

  目前,受制于勞動力技能水平、語言能力、組織管理等因素的制約,我國對外勞務派遣規模仍然不大,外派勞務人員多集中于低端産業,分布地區狹窄,輸出方式仍以對外承包工程帶動的勞務輸出形式為主,對外勞務輸出的規模及創彙能力遠低于其他一些國家。“十三五”期間,應通過加強職業教育培訓,優化勞務輸出層次,提升技術技能人才素質,進一步提高我國對外勞務輸出能力。

  1.培養國際勞動力市場緊缺人才

  伴随着科學技術發展和各國産業結構調整升級,各國的勞務需求也發生明顯變化。發達國家在新興行業、朝陽産業與服務業中,對高技能人才存在着大量需求。特别是美、日、歐盟等發達國家和地區以及韓國、新加坡、中國香港等新興工業化國家和地區,面臨着經濟發展與人口規模小、出生率低和老齡化的矛盾,同時因産業結構由資本密集型向技術和知識密集型轉變,勞動力結構性短缺明顯。(見表2)

  

  2014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産業門類廣泛,涉及租賃和商務服務業、采礦業、批發和零售業、建築業、制造業、房地産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等15大類,其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372.5億美元)、采礦業(193.3億美元)、批發零售業(172.7億美元)是對外直接投資的三大主要領域。[28]“十三五”期間,我國應瞄準國際勞動力市場人才緊缺行業,選取醫護、建築、旅遊等相關專業重點培養培訓對外勞務輸出技術技能人才;配合“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重點開展交通運輸、物流、金融等行業人才的培養。

  2.加強國際通用職業資格高端人才輸出

  獲得國際通用職業資格,是促進我國技術技能人才參與國際勞動力市場競争的重要憑證。目前,我國官方注冊認證的國際通用職業資格證書涉及17個(類),主要集中在第三産業領域,包括外語、金融、管理、旅遊等行業。(見表3)

  

  其中,金融、管理等領域的國際資格證書是面向企業高端管理層以及大學本科以上層次畢業生。今後,要立足于全球人才緊缺行業,針對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不同行業的需求,引進醫護、教育、餐飲、旅遊等行業内認可範圍廣、培訓質量高的資格證書及其配套課程與考評體系,擴大國際通用職業資格引進範圍,擴大我國技術技能人才國際就業市場,提升海外就業質量。

  3.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的綜合素質

  高技能對外勞務人才不僅要具有良好的理論知識和技術知識基礎,熟練掌握現代化設備設施操作技能,能獨立承擔生産、管理和服務一線的高技術工作,同時還要具備滿足服務國工作崗位要求的語言應用能力,良好的人際交往溝通能力和健康的心理素質,能夠大膽創新,艱苦創業。

  國際勞工組織和經合組織統計顯示,全球跨國臨時性流動勞動力超過3 500萬人,全球每200人中就有一名跨國流動勞動力。[29]我國20-59歲就業年齡組人口将在2020年達到8.31億峰值,按此推算,我國對外輸出勞動力規模可以超過700萬人,而目前僅達到該規模的6.89%。建議加強對對外勞務輸出的引導和扶持,實施勞務輸出人員能力提升計劃。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采取中外合作辦學等多種形式,在對外勞務輸出重點地區和重點行業,逐步建立40個左右的培訓基地,幫助勞務輸出人員提升技能水平、外語能力,熟悉國外情況。鼓勵職業院校開設對接國際通用職業資格的專業和培訓課程,加快提高我國對外勞務輸出人員的能力和水平。

  未來五年,需進一步把職業教育擺在教育綜合改革更加突出位置,把職業教育作為深化教育綜合改革,構建科學合理人才結構、實現教育現代化的重要突破口和切入點。[30]職業教育與培訓的重點須聚焦到以教育質量為核心的内涵建設上來。

  四、廣泛吸引集聚創新人才

  (一)因材施教,廣泛培育多樣化的創新人才

  人才是推動社會發展的主要動力,實施人才戰略是國家在當今國際競争中取得優勢地位的重大戰略選擇,而高層次創新人才的培養則是人才戰略的核心内容。從目前到2020年,國家發展對高層次創新人才無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上都有很高的需求,這就要求各級各類教育必須适應國家發展的戰略要求,為社會培養一大批高素質的拔尖創新人才。(見表4)

  

  1.支撐國家創新發展,造就學術領軍人才

  學術領軍人才是引導社會科技創新和文化創新的重要力量,也是推動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在科技創新、應用創新和理論創新等方面對社會發展都具有主導作用。目前,我國經濟增長的科技進步貢獻率僅為39%,而其他創新型國家則高達70%以上。我國擁有自主知識産權核心技術的企業僅為萬分之三,企業對外技術依存度高達50%,而美國、日本僅為5%左右。[31]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平均僅為20%,實現産業化的不足5%,專利技術的交易率也隻有5%,遠遠低于發達國家。[32]這充分表明我國在學術研究領域同發達國家存在着較大差距,加強我國學術隊伍建設,培養能夠支撐國家創新發展的學術領軍人才迫在眉睫。

  首先,為各類人才提供多樣化的成長環境。開展中小學生超常人才培養實驗。支持部分高等學校探索建立科學基礎、實踐能力和人文素養融合發展的人才培養模式,推進高水平大學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實驗。其次,改革适應各類人才脫穎而出的招生考試制度。貫穿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開設特殊人才的成長“綠色通道”,設計适應各類人才的脫穎而出多樣化招生考試制度。再次,創建良好的學術環境和保障機制。為高校研究人員提供良好學術環境、使其安心學術研究,以項目支持等方式鼓勵基礎研究、理論研究,改革評價機制,引導高水平研究成果的産出。

  2.引領産業升級,造就高端技術技能人才

  高端技術技能人才是技術革命的核心骨幹和優秀代表,是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重要建設者、産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推動者、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實踐者、技術技能的重要傳承者,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從發展趨勢來看,我國2010年高技能人才數量達到了2 863.3萬人,2015年将達到3 400萬人,到2020年則達到3 900萬人。(11)這要求我國近幾年一定要從數量和質量兩個方面保障社會對高技能人才的需求,為社會培養出門類齊全、技藝精湛、數量充足的高技能人才隊伍。

  首先,打造适應高素質技能人才成長的職業教育體系。完善以企業為主體、職業院校為基礎,學校教育與企業培養緊密聯系、政府推動與社會支持相結合的高技能人才培養培訓體系,實行工學結合、校企合作、頂崗實習的高技能人才培養模式。其次,充分調動行業企業參與高技能人才培養的積極性。建立健全政府主導、行業指導、企業參與的辦學機制,制定促進校企合作的辦學法規,推進校企合作制度化。鼓勵行業組織、企業舉辦職業學校,鼓勵企業委托職業學校進行職工培訓。再次,營造适宜高技能人才成長的教育環境。堅持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并舉,全日制與非全日制并重。加強“雙師型”教師隊伍和實訓基地建設,提升職業教育基礎能力。建立健全職業教育質量保障體系,吸收企業參加教育質量評估。

  3.促進治理能力現代化,造就高級管理人才

  社會的發展和進步離不開具有現代治理能力的高級管理人才隊伍,他們能充分調動各種資源,整合團隊競争力,實現國家、社會和各類組織的效益最大化。我國2010年企業經管人才的數量已經達到了2 979.8萬人,在2015年要達到3 500萬人,在2020年要達到4 200萬人,面臨較大缺口。而且衆多的政府部門、事業單位和黨、群、團等組織都需要一大批能力強、政治過硬的高級管理人才。因此,如何适應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要求,培養出更多的高級政治領導人才,也是我國當前面臨的重要任務。

  首先,充分發揮高校管理專業優勢培養管理人才。依托國内外高水平大學的專業優勢,重點培養一批高水平的管理專業人才,滿足社會發展和市場發展的雙重需要。其次,利用MBA與MPA等專業學位優勢培養人才。進一步加強高校工商管理碩士與公共管理碩士等專業學位建設,為社會培養實用性的企業經營管理人才和公共事務管理人才。最後,完善黨政幹部骨幹人才培訓體系。探索“校政合作”的管理人才培養模式,提高高等學校在黨政幹部培訓中的作用,加強黨政幹部培訓專門機構建設,對各級各類黨政幹部提供有針對性的提升培養,提高黨政幹部的政治覺悟、專業素質和管理水平。

  (二)營造自由開放的用人環境,吸引創新人才

  1.搭建創新平台,吸引海外人才

  大力吸引海外人才回國,是新的形勢下統籌國際未來市場的重要發展戰略。

  一是加大對留學回國人員的吸引力度。近幾年學成回國留學人員逐年增加,2011年學成回國留學人員為18.62萬人,2012年為27.29萬人,2013年上升到35.35萬人。[33]要進一步完善高校留學人員信息庫,搭建高校和留學人員網上在線交流等雙向互動平台,實現與海外優秀留學人員的對接,吸引留學人員回國。

  二是吸引海外高層次人才為我國經濟建設服務。海外高層次人才在科技創新、技術突破、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和高新技術産業發展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是創新型國家建設的重要生力軍。如“千人計劃”自2008年年底實施以來,已分十批引進4 180餘名海外高層次人才。[34]要繼續增加“千人計劃”的吸引力,明确引進專家的工作支持條件和生活待遇,解決後顧之憂。

  三是完善收入分配政策,健全與崗位職責、工作業績、實際貢獻緊密聯系和鼓勵創新創造的分配激勵機制。為引進人才提供生活便利措施,在住房、配偶安置、子女就學等方面予以優待。同時,鼓勵和支持有條件的中央企業、大學和科研機構以及部分國家級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建立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基地,推進産學研緊密結合,探索實行國際通行的科學研究、科技研發和創業機制,凝聚一批海外高層次人才和團隊。

  2.優化流動環境,吸引社會行業人才

  各行各業集聚了大量的優秀人才。從專利申請授權量可以看出,企業集聚大量優秀人才,2013年企業三種專利申請授權量占專利申請授權量的57.32%。(12)高校是集多學科門類為一體的機構,設有優勢學科創新平台項目、國家重點實驗室等創新平台,為吸引各行各業創新人才提供了條件。

  加強創新人才在教育系統内部與外部流動。完善人才流動配置機制,發揮市場在人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暢通人才流動渠道,建立人才流動補償機制。打破高校與社會的壁壘,鼓勵科研院所、高等學校、企業、黨政機關等創新人才雙向交流,激發教育系統和教育外系統的活力,擴大不同人才利益的交集點,實現共同發展。

  3.營造寬松的用人環境,吸引退休人才

  目前,我國人均壽命逐漸延長,社會發展面臨人口老齡化加劇的問題。2011年,我國65歲及以上人口為12 288萬人,2012年為12 714萬人,2013年為13 161萬人。[35]退休人員經驗豐富,可以對身體健康、精力充沛的退休人員進行返聘,提供其發揮餘熱的平台,有利于激活全社會的每一個細胞,最大限度地發揮人的潛能。應根據退休人員的特點,制定區别于一般雇傭關系人員的人才資源規劃,在招聘條件、福利待遇、調配任免、評定考核等方面給予特殊的政策,激發退休人員創新的動力。

  (三)協同攻關,集聚創新人才

  加強跨部門、跨行業、跨領域研發和協同創新集聚創新人才。面向科學技術前沿和社會發展的重大問題,促進企業、科研院所、高校之間的深度合作,充分發揮和提高高等學校的創新能力,吸引和聚集國内外的優秀創新團隊。

  1.以國家戰略項目集聚創新團隊

  加強高端引領,突出科技前沿、重點領域和戰略需求,充分發揮重大項目集聚人才的作用。通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技術創新引導專項(基金)、基地和人才專項這五類科技計劃,造就和彙聚一批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科學家、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

  應圍繞國家科技發展的重點領域和優先主題開展布局,建成一批國家重大創新基地。充分發揮高等院校、科研院所、骨幹企業等不同創新主體的作用,重點在我國具有相對優勢的科研領域設立若幹個科學家工作室,支持其潛心開展探索性、原創性研究,努力造就世界級科技大師及創新團隊。瞄準世界科技前沿和戰略性新興産業,重點培養和支持中青年科技創新人才成長,使其成為引領相關行業和領域科技創新發展方向、組織完成重大科技任務的領軍人才。面向科技型企業,每年重點扶持運用自主知識産權或核心技術創新創業的優秀創業人才,培養造就一批具有創新精神的企業家。

  高校是創新人才培養彙聚的主要陣地,是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領域原始創新的源頭,是國家重要的思想庫和智囊團。研究與開發(R&D)作為高等學校科技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聚集了大量知識技術創新人才。2012年,全國共有高等學校研究與開發機構9 225個,高等學校的R&D人員全時當量為31.4萬人年,比上年增長5%,占全國總量的9.7%。[36]高等學校R&D人員逐年增長,2012年為67.8萬人,其中理工農醫類R&D人員34.8萬人,占總數的51.3%,人文社科類R&D人員33.0萬人,占總數的48.6%。人文社科類R&D人員在數量和比例上低于理工農醫類R&D人員,但增長速度快于理工農醫類R&D人員,理工農醫類R&D人員與人文社科類R&D人員在數量和比例上的差距将進一步縮小。(見圖6)

  圖6 高等學校各類研究與開發人員數

  

  高等學校在國家重大科研項目、國家重點工程和重大建設項目中發揮了重要作用。2012年,國家重點實驗室在高校的分布為260個,占總比例的52.2%。高等學校承擔了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234項,占該計劃項目總數的57.6%;承擔了國家重大科學研究計劃125項,占該計劃項目總數52.2%;承擔了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課題的34.6%;承擔了國家科技支撐計劃課題的27.3%;承擔了國際科技合作專項104項,占該項目的31.6%;承擔了星火計劃項目102項,占該項目的6.9%;承擔國家軟科學研究計劃項目87項,占該項目的54.4%。[37]2014年,高等學校承擔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的80.07%,承擔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科學基金項目的76.71%,承擔國家傑出青年基金項目66.67%。[38]“十三五”期間,充分發揮高等學校集聚研究與開發人才的作用,通過實施國家的重大戰略項目,彙聚一批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科學家、學術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

  2.以産業集群發展集聚創新團隊

  産業集群産生的集聚效應是吸引創新人才的動力源。2014年,我國已有32家創新型産業集群試點。“十三五”期間,集中力量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以規模化、品牌化、集群化、信息化、低碳化為導向,建設一批具有國際競争力的産業集群,圍繞産業集群培育聚集一大批高層次的創新人才,構築人才發展的戰略高地。

  建立産業集群創業人才孵化系統。針對不同成長階段科技企業的需求,建設與之相适應的不同類型科技創新創業孵化載體,從創業苗圃(大學生科技創業見習基地)到孵化器、加速器,再到産業園等,建立完善的科技創新創業孵化鍊條。通過大學、研究機構和職業培訓機構等為集群内部的企業提供智力支持,促進知識、信息、資源的傳遞,發揮大學和科研機構的技術成果研發和技術成果轉移功能,推動創業人才孵化及新創企業成長。

  科研院所和高等學校要更多地為企業技術創新提供支持和服務,促進技術、人才等創新要素向企業研發機構流動。支持行業骨幹企業與科研院所、高等學校聯合組建技術研發平台和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合作開展核心關鍵技術研發和相關基礎研究,聯合培養人才,共享科研成果。支持國内外科研機構、高等院校和大公司、大企業集團在集聚區内建立研發中心,提高創新能力。

  3.以科教創業園區集聚創新團隊

  大學科技園是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流大學實現社會服務功能和産學研結合的重要平台,是高校科技企業重要的孵化基地,有利于集聚和培養創新人才,促進大學生創業就業。2015年,我國國家大學科技園已有115家。[39]“十三五”期間,應繼續推動國家大學科技園創新發展,繼續實施國家大學科技園“三促進”行動,促進高校科技成果轉化、促進創新創業人才培養、促進區域經濟發展。

  健全科技創新機制,鼓勵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的科技人員在産業集聚區興辦科技型企業,創辦産學研基地、科研成果轉化基地和培訓基地。促進創新人才在企業、大學、科研機構間的流動,并通過組織非正式的交流活動,促進集群知識溢出效應的發揮。以高等學校、科研院所和科技園區為依托,建設一批高層次創新人才培養基地。繼續推動産學研合作教育基地建設,促進高校與科研院所、行業企業聯合培養創新人才。

  4.以學科集群集聚創新團隊

  加快學科創新集群建設,積極推動具有不同屬性的大跨度學科之間的聚合。将學科創新集群作為促進科技創新與人才培養結合的重要紐帶和載體。依托大學建立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依托基礎和重點學科,大力開展跨學科、面向未來的科學研究,推動學科交叉融合,培育新的學科生長點,增強原始創新能力,重視科技成果應用和轉化。

  企業和高校或科研院所共建重點實驗室、工程技術中心、技術開發中心,集聚創新人才團隊,促進科研成果轉化。在建立協同創新機制的同時推進科學研究與學科發展、人才培養緊密結合,創新人才培養機制,努力促進高校高層次創新人才的聚集和培養能力、學科交叉融合發展能力、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能力的同步提升。

  加強學科集群和産業集群的協同創新,實現科學家、研究生高層次人才和企業技術專家等人才的集聚,推動技術創新,在學科集群與産業集群無縫連接中培養高層次創新人才團隊。

  注釋:

  ①2015年和2020年預測結果數據基于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決策模拟系統預測值得到,其中學齡人口預測采用分要素人口預測方法,即将人口數按性别、年齡分組,并分别預測死亡、生育、遷入與遷出,全國教育人口模型暫不考慮遷移因素;在校生人數預測采用多狀态預測方法,将人口按照不同的教育狀态進行劃分,根據曆史數據構建各個狀态之間的轉移率矩陣;人力資源開發目标值則基于教育發展目标值進一步測試得到。

  ②據《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13)》的高等教育在校生數計算所得。

  ③根據發達國家現有比例推算,“不少發達國家學術型學位和專業型學位的比例往往為3∶7,甚至是2∶8”,參見:《“十三五”教育規劃發展戰略研讨會在滬舉行,高等教育結構面臨調整——學術學位與專業學位将協調發展》,《文彙報》,2014年12月6日。

  ④據《中國統計年鑒(2013)》的國内生産總值計算所得。

  ⑤據《中國統計年鑒(2013)》1990-2013年三次産業分就業人員數預測所得。

  ⑥據《中國農村統計年鑒(2013)》的農村居民家庭勞動力文化狀況計算所得。

  ⑦據《全國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中長期規劃(2010-2020年)》計算所得。

  ⑧“十三五”期間每年新增大學後畢業生數根據高中階段招生數、鞏固率、升學率及大學招生數、大學畢業率測算,流入勞動力市場人數根據大學畢業生數、碩士招生數及出國留學人數測算。高中階段和碩士招生數數據來源于曆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十三五”期間高中階段鞏固率與升學率、大學畢業率根據《中國教育統計年鑒》測算。

  ⑨“十三五”期間每年新增高中階段畢業生數根據初中招生數、初中鞏固率、初中升學率及高中階段招生數、高中階段鞏固率測算,流入勞動力市場人數根據高中階段畢業生數、高中階段鞏固率與升學率測算。初中與高中階段招生數數據來源于曆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十三五”期間的初中鞏固率與升學率、高中鞏固率與升學率根據曆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測算。

  ⑩“十三五”期間每年新增初中畢業生數根據小學招生數、小學升學率及初中招生數、初中鞏固率測算,流入勞動力市場人數根據初中畢業生數和初中升學率計算。小學與初中招生數數據來源于曆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十三五”期間的小學升學率與初中升學率根據曆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估算所得。

  (11)數據來源:《2011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

  (12)據《中國統計年鑒(2014)》相關數據整理所得。

  參考文獻:

  [1]國務院.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Z].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

  [2]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教育概覽2013:OECD指标[Z].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13.

  [3]教育部發展規劃司.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13)[Z].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4.

  [4][6]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2013)[Z].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3.

  [5]戴小楓,等.現代農業的發展内涵、特征與模式[J].中國農學通報,2007,(10).

  [7]國家統計局.2013年中國城鎮化率為53.7%[EB/OL].http://house.people.com.cn/n/2014/0120/c164220-24172141.html.

  [8]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城市發展報告[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

  [9]馬凱.國務院關于統籌推進城鄉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工作情況的報告[EB/OL].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4-12/24/content_1890884.htm.

  [10]破解城市二元結構難題,走新型城鎮化道路[N].光明日報,2012-09-26.

  [11]國務院.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EB/OL].http://www.gov.cn/2014-03-16.

  [12]霍文琦.引導1億人在中西部地區就近城鎮化[N].中國社會科學報,2014-05-23.

  [13]高玉.京津冀GDP首超6萬億,占全國1/9[N].北京日報,2014-03-03.

  [14]楊開忠.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使命和責任的定位[N].光明日報,2015-01-30.

  [15]國務院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EB/OL].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4-09/25/content_9092.htm.

  [16]長江經濟帶頂層設計望3月出爐,或是下一個主題風口[EB/OL].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5/02/04/c1004-26503501.html.

  [17]一帶一路輻射面有多大:經濟總量21萬億美元[EB/OL].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4-10/20/c_127116969.htm.

  [18]2013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EB/OL].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moe_633/201407/171144.html.

  [19]一圖看懂2014年全國中職畢業生就業情況[EB/OL].http://edu.people.com.cn/n/2015/0303/c1053-26629591.html.

 [20][21]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等六部委.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EB/OL].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moe_630/201406/170737.html.

  [22]王予波.找準着力點,加快轉變教育發展方式[N].中國教育報,2010-08-04.

  [23]張豔玲.畢業生為理想自主創業比例提升,就業困難非創業主因[EB/OL].http://news.china.com.cn/txt/2014-06/10/content_32620741.htm.

  [24]胡永青.提高大學生創業成功率[N].人民日報,2013-12-11.

  [25]鄧水平.我國高校大學生創業教育的現狀與對策[J].甯夏社會科學,2013,(5).

  [26]2014年對外投資首破千億美元,官方預計增速将加快[EB/OL].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1-21/6990556.shtml.

  [27]去年中國雙向投資首次接近平衡,規模差35.6億美元[EB/OL].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1-21/6990074.shtml.

  [28]王優玲,趙超.中國大幅縮減外商投資限制類條目,投資環境更趨開放透明[EB/OL].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3/13/c_1114636261.htm.

  [29]劉權,羅俊.我國對外勞務輸出現狀與對策[J].華僑華人曆史研究,2004,(3).

  [30]劉延東.讓尊重職業教育在全社會蔚然成風[N].中國教育報,2015-05-10.

  [31]盛若蔚.為了更好實施人才強國戰略——專家熱議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征求意見稿[N].人民日報,2009-10-13.

  [32]聶世海.科技成果轉化呼喚模式創新[J].中國知識産權,2011,(10).

  [33][35]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2014)[Z].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4.

  [34]中國再降引進海外人才門檻,拿綠卡不再難[EB/OL].http://www.1000plan.org/qrjh/article/60064.2015-01-27.

  [36]科學技術部發展計劃司.科技統計報告:2012年我國高等學校R&D活動分析[EB/OL].http://www.sts.org.cn/tjbg/gdxx/gindex.asp.2015-02-03.

  [37]科學技術部發展計劃司.國家科技計劃年度報告(2013)[EB/OL].http://www.most.gov.cn/ndbg/.2015-02-03.

  [38]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2014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統計[EB/OL].http://www.nsfc.gov.cn/nsfc/cen/xmtj/pdf/2014_table.pdf.2015-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