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信箱:lzxx@juhua682365.cn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律 > 共享資源
《教育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中期評估《高等教育第三方評估報告》(摘 要) 發布時間:2015-12-04                               來源:教育部

(摘 要)

  受國家教育體制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委托,由廈門大學邬大光教授牽頭成立評估組,對《教育規劃綱要》高等教育領域中期進展進行第三方評估。

  一、評估的主要結論

  從總體上看,我國高等教育已經成為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走在了國際競争的前沿。圍繞《教育規劃綱要》提出的戰略目标任務,中央設計了一系列重大教育改革計劃、推出了一系列重大工程,在全國各地各高校開展了一系列的重大教育改革試點,引導并推動各地各高校進行大膽探索與創新,并在實踐中形成了“六大”改革與發展思路:以“大格局”謀劃高等教育規模結構調整,以“大工程”牽引高等教育質量提升,以“大協同”創新高校内外聯合培養人才,以“大實踐平台”支持大學生創新創業,以“大教改”激活高校學生創新活力,以“大聯動”構建高等教育質量保障體系,開創了新世紀以來我國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新局面,高等教育整體質量和水平明顯提升,高等教育國際競争力顯著增強,為實現我國從高等教育大國走向高等教育強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高等教育規模在實現跨越式發展後持續增長,提前完成了《教育規劃綱要》提出的階段目标任務。

  2014年,在校生規模達到3559萬人,居世界第一,高校數量為2824所,居世界第二,高校毛入學率達到37.5%,提前完成了《教育規劃綱要》預定36%的階段目标。

  2000-2014年,高校錄取人數的年增長率平均為10.7%,錄取率由59%提高到74.33%,是1978年的12.3倍。每十萬人口平均在校大學生數增幅超過3倍,畢業生占當年新增城鎮人口比例從12.86%提高到61.62%,高校畢業生已經成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生力軍。

  (二)中西部教育振興計劃顯著增強中西部地區高等教育辦學能力,新建本科院校異軍突起,科類層次結構趨于合理,高校辦學類型趨于多樣。

  中西部教育振興計劃實施後,中西部高等教育面貌發生了曆史性改變。中西部高等教育體量不斷增大,辦學能力不斷擴大。對比2000年與2014年:中西部高校從2000年的544所高校增長到2014年的1363所,增加了1.5倍,中西部高校數量占全國的53.9%。中西部在校生數、畢業生數、招生數占全國的比例分别為54.16%、53.84% 、54.38%。2008-2014年,14年間累計向中西部地區傾斜招生92萬人,相當于在中西部地區建立90所超過萬人的高校,東部與中西部地區高考錄取率上的差距從2007年相差17個百分點降低為6個百分點。

  新建本科院校分布于全國201個地級城市,覆蓋全部地級城市的60.36%,極大改變了高等教育格局結構。普通本專科在校生和研究生在校生數之比從2000年的19.5:1降至2013年的15.8:1,本科畢業生數首次超過專科畢業生數。高等教育科類結構與國民經濟發展總體相協調,與社會行業結構基本契合。

  (三)各類重大工程整體提升高等教育質量,高等教育科研承載能力增強,科研水平顯著提升,文化傳承引領作用日益凸顯。

  經“985工程”、“211工程”以及特色學科項目等平台拉動,高等教育核心競争力不斷提高,部分學科跻身于國際一流行列。英國QS“2015年世界大學學科排名”中,前400強中有58所中國内地大學,僅次于美國位列全球第二;前50強中有7所中國内地大學,入選學科總數位列全球第五和亞洲第一。在“2015年亞洲大學排行榜”中,中國内地大學百強大學達到21所,取代日本(19所)傲居亞洲之首。《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及湯森路透社“2015年全球頂尖大學排行榜”中,中國内地27所大學跻身全球前500強,超越日本成為亞洲龍頭。在學科前50強中,有23所中國内地大學在12個學科領域入選。

  高等學校承載科研能力大幅提升。2005-2013年,高等學校承擔科研項目成倍增加并超過同期其它科學研究與開發機構。高校基礎研究在全國占絕對優勢,基礎研究經費在全國占比超過一半。高等學校科技成果占據70%以上。2010-2014年,高校共獲國家自然科學獎583項,獲技術發明獎1328項,獲科技進步獎3577項。高校獲得的國家科技獎勵三大獎占比為70%左右。2005-2013年,高校科技論文占全國比例一直占據70%以上。高等學校專利授權數從8843件增加到84930件,增加了8.6倍。

  (四)高等教育投入保持高速增長,辦學條件得到根本改善,高校師資隊伍持續擴大,特别是“本科教學工程”有力提升了人才培養質量。

  高校生均撥款水平達到曆史最高水平。2003年至2013年,高等學校經費占全國教育經費26.93%,年均增幅為35.98%。高校公共财政教育支出經費占全國教育公共财政支出的36.17%。

  高校辦學條件得到根本改善。2010-2014年,全國高校占地面積淨增15502萬平方米,增幅為9.9%。高校教學及輔助用房、實驗實習以及行政辦公用房面積淨增7004.38萬平方米,增幅達到15.33%。高校教學科研固定資産淨增4867.25億元,增幅高達42.15%。教學、科研儀器設備資産總值淨增1326.14億元,增幅高達57%。

  高校教師隊伍持續壯大,發展态勢良好。1999-2014年,教師隊伍保持穩定增長,教職工總數達233.6萬人,專任教師總數達153.5萬人,教師隊伍數量成為世界第一。專任教師中具有博士、碩士學曆專任教師的比例超過50%,青年教師和中青年教師超過70%。

  高校教學基本建設得到加強。特别是“本科教學工程”實施以來,重點建設了1500個專業點,公布了3000多個特色專業建設點。建設了1000門精品視頻公開課程和5000門資源共享課。建設了100個成效顯著、受益面大的實驗教學示範中心。

  高校實驗室空間得到了拓展。2009-2010學年,全國普通本科高校共有實驗室28156個,實驗室面積2785.67萬平方米。2012-2013學年這三項數據分别為29964個、3102.26萬平方米。實驗室數量增長了6.4%,實驗室面積增長了11.4%。

  (五)高校以大聯合、大實踐創新人才培養機制,激發了大學生創新創業活動。

  實施“卓越計劃”、“科教結合協同育人行動計劃”、“中學生英才計劃”等一系列人才培養試驗計劃。全國重點建設了833個國家大學生校外實踐基地和一批全國大學生創業實驗室,吸引了一大批國有大中型骨幹企業參與高校人才培養,形成了産學研合作的新機制。

  從目标達成情況來看,系列卓越計劃實施以來,培養了一批獲得行業認可、具備很好的國際視野和創新能力、适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高質量各類型人才。

  從實施參與高校情況看,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共有208所高校的1257個本科專業點、514個研究生層次學科點進行改革試點,10415家企業參與實施。卓越醫生教育培養計劃,第一批試點高校125所,改革試點項目178項,綜合改革試點64項。2014年,有44所高校開展中醫學五年制本科、拔尖創新、農村訂單定向全科醫學等三類型人才培養模式改革試點,立項95個。卓越農林人才教育培養計劃,第一批試點高校99所,改革試點項目140項。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養計劃,66所高校參與應用型和複合型法律職業人才、涉外法律人才、西部基層法律人才等三種類型的教育培養基地建設。

  當前參與“卓越計劃”的畢業生就業情況較好,部分高校學生就業率達100%,學生素質也受到用人單位的肯定。不少用人單位表示“卓越計劃”的畢業生專業水平有優勢,給予畢業生們工程實踐能力、創新能力和綜合素質等一緻認可,不少單位與高校合作關系密切,提前“預訂”畢業生。

  根據2013年494所高校的數據顯示,全國高校實踐(含實驗)教學的學分占到24.44%,達到教育部預期的目标要求。根據2013年489所高校教學狀态數據顯示,其中與實驗、實習、工程實踐和社會調查等社會實踐中完成的相關課題數約占71.9%。根據486所本科高校教學狀态數據顯示,累計建有58169個基地,每次可接納學生266多萬人,當年實際接納學生230萬人次,如果按全日制普通本科在校生數估計,平均36.82%的在校生有機會到實踐基地參加各類實習。

  持續推動各高校開展創新創業教育。以開展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為抓手,全國累計組織117所中央部委所屬高校和710所地方所屬高校參與計劃,資助近8萬個項目,投入經費近14億元,參與學生近22萬人,帶動了高等學校整體實踐教學體系改革,大幅提升了學生的實踐創新能力,推動實踐育人以及校内外協同育人的新機制。

  (六)高校以大教改思路創新人才培養模式,實施因材施教,分類培養,調動了學生學習主動性和積極性。

  深化教學改革。各高校通過深化學分制、彈性學制、主輔修制、學科交叉、小班授課制等個性化教學改革,進一步創新高校人才培養模式。以北京大學“元培計劃”、南京大學“三三制”為代表,全國39所“985工程”高校已有29所學校實施大類招生、大類培養改革措施,為學生個性化自主學習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實施拔尖創新人才培養。2010年教育部實施“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劃”,從試驗效果看,2013屆500名畢業生中,96.6%進入國内外高水平大學繼續深造、86%進入基礎學科或交叉學科領域深造、22%進入學術排名前10的世界頂尖大學就讀、20%進入學科排名前10的世界頂尖大學就讀;2014屆近1000名畢業生中,95.4%進入國内外高水平大學繼續深造。

  實施主輔修制,培養複合型人才。主輔修制已經成為高校的一種普遍做法。截至2013年底,各高校修讀雙學位(主輔修)學生數占在當年招生數比例的平均值為13.95%。部分高校積極嘗試跨學科設置專業,推進文理交融。

  夯實教授上課制度,推動教學方式方法改革。根據抽查82所本科高校教學質量報告,2013年,各高校給本科生上課教授數占高校教授總數的平均值為85%,基本夯實了教授上課制度。北京大學、上海交大等部分高水平大學率先實施新生研讨課、小班課,開啟了教育教學方法改革的新潮流。部分高水平大學适應互聯網思維的學習方式,建立中文MOOC平台,推動學生自主學習方式的改變。

  (七)高等教育公共治理能力不斷提升,高校辦學活力得到有效釋放,“大聯動”的高等教育質量内外部保障體系不斷走向成熟。

  教學評估實現對高校分類引導。教育部以新理念、新标準、新技術與方法,從頂層設計“五位一體”的教學評估制度。通過院校自我評估、合格評估、審核評估改變過了過去以“一把尺子量不同高校”的做法,促進高校自主發展和特色建設。2010年起,開展對2000年以來的新建本科院校實施合格評估,已評估143所學校,覆蓋了全國28個省(區、市),約占全國新建本科高校總數的50%左右。從2013年起。對參加過上一輪評估的本科院校實施審核評估,完成了18所高校試點工作。

  倡導專業論證和國際同行評估。從2009年到2014年,工程教育認證的專業領域已由10個拓展到14個,年度認證專業數量由30個增加到138個。目前,通過認證數量的專業由75個增加到318個,覆蓋高校由51所增加到106所,大部分“985工程”、“211工程”高校均已參加認證。2012年,中國完成了加入《華盛頓協議》的相關準備工作,并在13個專業領域開展了69個專業認證試點。

  建立内外聯動的質量保障機制。在評估引導下,各高校從質量标準、隊伍建設、機構組織、監控手段以及反饋改進機制等方面進行了大量的探索與實踐,建立有标準、有組織、有隊伍、有監測、有反饋的内部質量監測評估體系。

  建立質量報告發布制度,接受第三方評估。2011年,要求39所“985工程”建設高校編制教學質量報告,2012年,範圍擴大到“211工程”高校。2013年擴大到全國所有公辦普通高校。截至2013年底,省一級專門的評估機構已經發展到13家。

  (八)高校樹立以生為本意識,切實關注學生學習體驗,學生就業率保持穩定,學生對就業、高校教學等各個方面基本滿意。

  根據60所“211”工程院校發布的《2013年本科教學質量報告》數據,“211工程”院校學生對專任教師的教學滿意度為88.6%。其中學生最為滿意的項目是師資隊伍(92.5%)和教師專業水平(90.5%),然後依次為教學質量(89.47%)、教學教風(87.75%)、教學管理(84.73%)、資源保障(84.64%)。

  根據227所高校《2014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數據分析,2014年高校畢業生對學校提供的就業指導服務感到“非常滿意”和“滿意”的比例占87.92%,“985工程”高校滿意度高達93.24%。

  根據對155所新建本科院校27134名學生所進行的問卷調查情況,新建本科院校學生對學校教育教學質量感到“滿意”的達到46.71%,“基本滿意”的達到39.9%,根據這兩項指标合計出的學生對教育質量的總體滿意度達到86.61%。

  根據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網對1139所高校的學生滿意度情況的分析:全國高校學生滿意度的平均分值為4.09(五分制),這說明學生對高校總體表示比較滿意。就綜合滿意度情況來看,全國高校的平均分值為4.09分,其中“985工程”高校、“211工程”高校的分值分别為4.58和4.32。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及政策建議

  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也應清醒地看到,我國高等教育發展道路是一種後發外生趕超型,在高等教育實現規模擴張的同時,當前高等教育發展還面臨着諸多困難與矛盾:一是高等教育發展基數大,各種結構性矛盾仍是現階段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主要矛盾;二是高等教育經費缺口大,基礎設施建設水平低,教師隊伍總量不足,高水平人才數量少且分布不平衡;三是高校科研主動面向社會需求的導向不足,重大科技協同攻關機制不健全,科研成果轉化為生産力的能力薄弱;四是高校活力還未完全釋放,高校拔尖學生盡早盡快成長的制度環境還有待進一步營造;五是高校教師教學方法傳統,學生内在學習驅動力不足,創新創業教育還缺乏長效機制;六是外部質量保障機制統籌不足,内部質量保障深層文化缺失,質量保障的科學性、有效性仍不足。

  鑒于以上問題,評估組提出了下列政策建議供參考:

  (一)重點推進高等教育結構調整,全面助推經濟轉型和産業結構升級。

  适應經濟轉型發展需求,建議高等教育規模應從原先的高速增長,轉為中速增長。高等教育招生的增量繼續向高等職業教育、應用型本科、中西部地區高校傾斜。建議改變傳統中西部劃分辦法,從國家“一路一帶”戰略發展需求和區域經濟一體化需求,重新考慮高等教育的區域結構布局、學科專業布點。

  (二)花大力氣加強師資隊伍建設,切實解決影響高等教育發展的瓶頸。

  建議國家實施高校師資隊伍提升計劃,切實解決師資隊伍總量不足問題,争取在“十三五”期間,能夠使高校生師比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建議實施師資隊伍培養計劃、在職師資隊伍提升計劃,建議進一步加大“雙師型”教師隊伍培訓,通過挂職煅煉、專業學位教育等形式,建設一支“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議繼續實施重大人才引進工程和培育工程,加大力度引進和培育一批學科領軍人物和重要學術帶頭人。建議狠抓師德師風建設,強化教師業務水平和教學能力。

  (三)保證高等教育投入穩定增長,推動高校加強基礎設施的内涵建設。

  建議國家把保持教育經費持續穩定增長作為一項基本要求。從中央層面來說,要确保教育中央公共财政支出絕對量和相對量同時增長;從地方層面來說,要确保地方政府在高等教育投入及比例雙增長,确保生均撥款水平達到國家規定要求;從學校層面來說,要确保教育教學經費比例逐年增長。

  (四)深化高校科研管理體制改革,推進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和學科建設一體化。

  建議深度推進教學與科研融合,建立科研優勢向人才培養優勢的轉化機制。一是要改革科研經費的使用方式;二是要建立科研反哺人才培養機制;三是要進一步改革科研管理方式;四是要堅持高水平教授上講台制度;五是要高度重視實踐教學改革,及時引入科研内容來改造和設計實驗項目;六是推進科研團隊與教學團隊一體化建設。

  (五)以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為牽引,着力推動以強化學生實踐創新能力為主線的教育綜合改革。

  建議國家引導高校從制度建設、機制保障、組織機構、課程設置、師資隊伍、實踐實訓等方面深化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把創新創業教育貫穿于人才培養的各個環節。建議地方政府抓緊研究制訂校企合作促進辦法,制定出台相應優惠政策,帶動合作辦學、合作育人、合作就業、合作發展的人才培養模式改革。主動搭建創新創業平台,支持鼓勵高校技術發明、轉讓,鼓勵地方高校與企業共建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研究開發聯盟等研究機構,鼓勵地方高校教師和學生參與企業科技創新活動,加速科技成果在企業中推廣和應用。

  (六)要強力推進高等教育信息化,推動教師創新教育教學方法,提高課堂教學的吸引力。

  建議加強教育信息化的頂層設計,完善信息化技術标準,加強國家高等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台與國家數字教育資源中心建設,形成數字教育資源彙聚和共享機制。從國家層面推進建立國家平台與地方、企業平台互聯互通與協同服務,建設覆蓋全國的數字教育資源雲服務體系。

  (七)大力推進高等教育評價改革,建立符合規律的教育評價制度,推動高等教育持續健康發展。

  從以往學科需求導向轉向社會需求導向,從關注學科建設轉向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三位一體,強調寓教于研,以高水平科研支撐高質量人才培養,強調出成果同時出人才,并且出人才重于出成果。要進一步改變單一的政府評價導向,培植第三方評價機構,構建第三方評價機制。要完善“五位一體”教育評估制度。建議進一步完善高等教育評估工作方式,讓“以生為本”、基于學生學習成果的先進理念滲透到教育評價,落到教師和學生身上,推動學校自主開展自我評估,形成了質量自我保障的長效機制。

  (八)要加快推進“管評辦”分離,強化依法治教,完善内外聯動的質量保障體系。

  建議進一步簡政放權,應用立法、評估、經費調控、政策指導等多種方式,增強地方政府的統籌協調能力,釋放高校的辦學活力,推動高校主動适應經濟社會發展。建議國家加強高等教育立法工作,為高等教育質量保障體系建設提供法律保障。建議進一步理順國家、地方和學校之間在高等教育質量保障中的責任和地位,完善國家、省級、學校分層管理、分類評估的運行機制。建議建立高等教育評估與教育經費投入挂鈎制度,加快引導高等教育分類設置,引導高校合理定位、辦出特色,克服同質化傾向。

  總之,大衆化高等教育背景下“以質量建設為核心”的高等教育改革,為我國高等教育管理體制、辦學體制、投資體制的進一步深化改革提供了契機。盡管改革工程浩大,任務繁重,但在教育管理部門、全國高校和高等教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的各項任務一定會繼續順利推進,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和民衆公共福利的提升,提供優質的高等教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