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信箱:lzxx@juhua682365.cn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律 > 共享資源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中期評估義務教育第三方評估情況 發布時間:2015-12-01                               來源:教育部

西南大學評估組

  受國家教育體制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委托,評估組基于第三方視角與要求,堅持“獨立、客觀、公正、實事求是”的原則,圍繞《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綱要》)提出的有關義務教育目标任務和政策措施,對我國2010—2014年義務教育改革發展情況進行系統評估。評估結果表明《綱要》确定的義務教育目标任務得到全面落實,義務教育實現了全面普及,均衡發展得到了全面推進,内涵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一些教育熱點難點問題逐步破解,義務教育改革發展成效顯著,已經站在了新的曆史起點上,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一)“鞏固提高九年義務教育水平”1穩中有升

  1.“實現更高水平的普及教育”成效明顯

  小學入學率和升學率保持較高水平,初中入學率和升學率逐步提升。2010—2014年,小學毛入學率保持在103.8%~104.6%2之間,升學率保持在98.0%~98.7%之間;初中毛入學率由100.1%上升到103.5%,升學率由87.5%上升到95.1%,義務教育普及成效顯著。

  2.“鞏固義務教育普及成果”紮實推進

  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穩中有升。2010—2014年,全國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依次為87.5%、92.4%、91.8%、92.3%、92.6%。這與《綱要》提出的2015年達到93%的目标僅一步之遙,表明九年義務教育鞏固水平穩步提高,辍學率有所降低。

  3.“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平等接受義務教育”态勢良好

  “以流入地區政府管理為主,以全日制公辦中小學為主”的“兩為主”政策得到了全面落實。2013和2014年全國随遷子女進入公辦學校就學的學生比例始終保持在80%以上。同時,國家還對在民辦學校就讀的随遷子女給予多方面支持,政府購買的民辦學位數量不斷增加,2014年達124.6萬個,約占随遷子女人數的10%。“制定進城務工人員随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後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的辦法”取得突破性進展,2013年全國26個省份解決了随遷子女在當地參加中考的問題;2014年全國28個省份啟動實施随遷子女異地高考改革。

  4.“農村留守兒童關愛和服務體系”逐步建立

  2012年,《關于加強義務教育階段農村留守兒童關愛和教育工作的意見》出台以來,從國家層面推動實施了一系列重大教育工程項目,加強農村寄宿制學校建設,改善學校生活條件,為解決農村留守兒童寄宿創造條件。各地普遍建立了留守兒童關愛和服務工作領導機構,形成了留守兒童動态監測機制,為留守兒童健康成長營造良好環境。

  (二)“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成效明顯

  1.從戰略任務的高度“建立健全義務教育均衡發展保障機制”

  形成中央和地方協同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機制。2011和2012年教育部先後與31個省(區、市)及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簽署了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備忘錄,構建了中央和地方共同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長效機制。2012年,國務院專門印發《關于深入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意見》,提出全國實現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的目标和任務。

  加強省級統籌,确立轄區内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機制。各省(區、市)采取省級政府與轄區内市級或縣級政府簽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責任書等形式,将本省(區、市)确定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目标、任務和責任層層分解、逐級落實,明确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時間表、路線圖和任務書。

  建立了義務教育均衡發展評估機制與複查監測機制。從2013年開始,國家教育督導委員會啟動義務教育均衡發展評估認定工作,并建立了複查監測機制,對已通過國家評估認定的地區進行監測和複查。截至目前,全國通過義務教育發展基本均衡督導評估認定的縣(市、區)達1124個,其中京、津、滬、蘇、浙5省(市)已整體通過國家教育督導委員會的均衡評估。

  2.“完善投入機制”“加大教育投入”“縮小城鄉差距”顯見成效

  完善了義務教育投入體制。構建了由國務院和地方各級政府依法保障義務教育的财政支持體系。5年來,不斷提高義務教育學校生均公用經費基本定額,穩步提升農村中小學校舍維修改造單位面積中央補助标準,化解農村義務教育債務900多億元。2010年還特别出台了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更加強調把農村義務教育納入公共财政保障範圍。同時,建立了中央和地方分項目、按比例分擔的經費投入機制,在中西部地區資金的總體安排上體現“中央拿大頭”的原則,實行由省級政府負責統籌落實省以下各級政府應承擔的經費。2012—2014年,國家下撥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資金分别為808.85億元、825.70億元和878.97億元,2013、2014年依次增長2.08%、6.45%。

  義務教育經費投入明顯增加,“辦學經費得到保障”。2012年,國家财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内生産總值比例達到4%,實現了教育經費投入裡程碑式的突破。2014年,全國小學生均預算内事業性教育經費支出比2010年增加3668.51元,增長91.43%;初中增加5145.42元,增長98.67%。同期,全國小學生均預算内公用經費支出增加1311.94 元,比2010年增長141.09%;初中增加1706.48元,比2010年增長120.66%。

  教育經費支出城鄉差距不斷縮小。2014年,農村、城市小學生均預算内事業性經費分别比2010年增長94.69%、91.08%,農村小學增幅超過城市3.61%;農村、城市初中生均預算内事業性經費分别比2010年增長98.35%、95.17%,農村增長幅度高出城市3.18%。2014年,農村、城市小學生均預算内公用教育經費支出分别比2010年增長143.84%、123.30%,農村小學增幅超過城市20.54%;2014年,農村、城市初中生均預算内公用教育經費支分别比2010年增長116.20%、115.24%,農村增長幅度高出城市0.96%。

  3.“推進學校标準化建設”成效顯著,學校辦學條件大幅改善

  全國生均校舍面積大幅增加。2014年,全國小學生均建築面積為6.85平方米,比2010年增長19.38%;全國初中生均建築面積為11.99平方米,比2010年增長33.36%。其中全國小學生均教學與輔助用房面積增長11.12%,初中增長42.74%;全國小學生均生活用房面積增長30.73%,初中增長52.23%;全國小學生均體育館面積增長57.14%,初中增長62.36%。

  農村生均面積超過城市。2014年全國小學生均建築面積農村為8.71平方米,城市為5.96平方米;初中農村為15.23平方米,城市為11.32平方米。全國小學生均教學及輔助用房面積農村為4.88平方米,城市為3.28平方米;初中農村為6.01平方米,城市為4.79平方米。全國小學生均生活用房面積農村為2.45平方米,城市為1.38平方米;初中農村為7.18平方米,城市為4.53平方米。

  學校布局逐步趨于合理。2012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規範農村義務教育學校布局調整的意見》。2013年,教育部印發了《關于做好農村義務教育學校布局專項規劃制定工作的通知》。2014年,各地已以縣為單位制定了規範農村義務教育學校布局調整的專項規劃,并報送國家教育體制改革領導小組備案。

  教育信息化不斷推進。2014年,全國小學、初中接入互聯網的學校比例達80.11%和95.53%,建立校園網的學校比例達41.63%和67.86%。全國6.36萬個教學點實現數字教育資源全覆蓋,設備配備、資源配送和教學應用“三到位”,400多萬邊遠農村孩子享受到優質教育資源。

  教學儀器設備更加齊全。2010—2014年,全國小學生均固定資産增長47.17%;初中生均固定資産增長96.63%。2014年,小學音、體、美教學設備和實驗室達标率分别為60.71%、62.05%、60.55%和63.17%,分别比2010年增長12.16%、9.86%、12.91%和8.55%;初中音、體、美教學設備和實驗室達标率分别為76.09%、77.75%、75.90%和81.37%,分别比2010年增長13.69%、9.75%、14.23%和6.82%。

  4.“加強師資隊伍建設”有所進步,“均衡配置師資”逐步推進

  統一了城鄉教師編制,穩定了農村教師隊伍。2012年,國務院出台《關于深入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意見》,2014年,中央編辦、教育部、财政部共同印發《關于統一城鄉中小學教職工編制标準的通知》,将農村中小學教職工編制标準與城市标準統一,城鄉教師編制倒挂這一“老大難”問題從制度上得以破解。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聯合印發《關于推進縣(區)域内義務教育學校校長教師交流輪崗的意見》,指導地方推動校長、教師有序流動。

  加強了教師補充,教師隊伍結構得以優化。2010—2014年,中央财政累計投入資金166億元,招聘農村特崗教師24.37萬人,覆蓋中西部地區22個省(市、區)1000多個縣、30000多所農村學校(村小、教學點)。2013年小學專任教師生師比下降到16.76:1;初中專任教師生師比下降到12.76:1。小學代課人員下降為16.73萬人,代課人員比例下降到2.91%,下降10.01個百分點。

  加大教師培訓力度,提高了教師隊伍質量。2010年以來全面實施“中小學教師國家級培訓計劃”。2010—2014年,中央财政共安排62.5億元專項資金,支持中西部地區開展集中培訓和網絡培訓達700多萬人次。各地還安排了配套經費,開展各種形式的教師培訓。2014年,全國小學、初中教師學曆達标率分别比2010年增長0.36%、0.88%。

  教師待遇不斷提高。2009年,國家率先對義務教育學校實施績效工資政策,2010年,教育部出台《義務教育學校獎勵性績效工資分配宣傳參考提綱》,強化“管理以縣為主、經費省級統籌、中央适當支持”的保障機制。教育部、财政部《關于落實2013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對在連片特困地區工作的鄉村教師給予生活補助的通知》對連片特困地區義務教育鄉、村學校和教學點工作的教師給予生活補助。

  (三)“提高義務教育質量,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初見成效

  1.“率先實現小學生減負”的目标逐漸顯現

  據對全國14省(區、市)10萬餘名中小學生的抽樣調查顯示(以小學四年級、初中二年級為代表,以下同),近5年來,小學生課業負擔總體呈下降趨勢。2010—2014年,每周課時數超過30節的小學比例由39.14%下降到26.82%,每學期統一考試次數超過1次的小學比例由55.62%下降到34.21%,每天在校時間超過6小時的小學比例由54.53%下降到43.91%,每天家庭作業時間超過1小時的學生比例由48.70%下降到37.41%,每天體育鍛煉時間超過1小時的學生比例由58.32%上升到72.13%。

  2.小學生學業成績穩中有升,“提高義務教育質量”有所體現

  2010—2014年,在小學課業負擔有所降低的背景下,小學生數學成績優秀率從36.20%上升到38.53%,語文成績優秀率從37.92%上升到44.51%,數學成績不良率從16.40%下降到15.36%,語文成績不良率從14.90%下降到14.23%。

  3.學生的身高、體重、肺活量逐年增加,“增強學生體質”效果明顯

  2010—2014年,小學生平均身高從135.69厘米上升到137.82厘米,平均體重從32.21公斤上升到33.45公斤,平均肺活量從1643.71毫升上升到1698.13毫升。初中生平均身高從155.85厘米上升到159.11厘米,平均體重從47.35公斤上升到48.97公斤,平均肺活量從2519.91毫升上升到2603.56毫升。

  4.“國家義務教育質量基本标準和監測制度”初步構建

  近年來,以上海教科院的教育部基礎教育監測中心和北京師範大學的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為基礎,初步構建了一套體現素質教育要求、以學生發展為核心、科學多元的國家義務教育質量監測評估體系,并積極啟動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工作,為進一步加強質量管理、實施質量幹預、促進義務教育内涵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5.“統籌規劃,整體推進”義務教育減負工作有序推進

  各地積極響應義務教育減負要求,在控制學生作息時間、課程設置、教材教輔的管理與使用、考試管理、考試評價改革等方面出台了系列政策文件,強化執行。積極建章立制,不斷健全減負工作機制,完善減負政策措施,創新減負工作模式,強化對課業負擔過重問題的督查。綜合運用評估監測、督導問責等方式,推動落實減負提質的硬性目标。

  總體上看,綱要實施五年以來,我國義務教育改革發展也出現了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和困難。例如,經費總體投入仍不足且呈現“中部塌陷”。随着我國城鎮化進程加劇,一些地方城鎮教育資源緊張、農村教育資源閑置。中西部地區縣鎮大班額問題突出。初中生課業負擔仍未減輕。城市學校“校内減負、校外增負”現象凸顯。

  為進一步貫徹落實《綱要》,全面提升義務教育發展水平的對策建議:

  一是持續加大财政投入,進一步鞏固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加大教育投入力度,落實教育經費“三個增長、兩個比例”法定要求;在繼續支持西部地區義務教育的同時,還要加大對中部地區義務教育的投入,逐步嘗試在中西部地區分省實施差别化的投入政策;建立健全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深化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改革;實行對老少邊窮地區義務教育的投入适當傾斜政策;大力執行義務教育經費省級統籌的政策,逐步完善省以下财政支付體系。

  二是科學規劃城鄉學校建設,适應學生流動新常态。各級政府要科學規劃城鄉學校建設。做好學校建設的動态監測;保障城鎮義務教育學校建設用地;充分利用農村教育資源,辦好農村學校,增強農村義務教育的吸引力;加快探索鄉村小規模學校辦學機制和管理辦法,适應鄉村學生流動頻繁的新常态;引導有條件、有想法的進城務工人員返鄉創業,拉動農村學生返鄉就讀。

  三是嚴格執行學校标準化建設政策,堅決消除大班額現象。進一步修改與調試學校标準化建設的标準體系;多重措施,精準改造薄弱學校,推進區域、城鄉、校際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加大城市校長、教師向農村交流的力度;學校與相關教育行政部門要嚴格執行班額規定;鼓勵在有條件的學校實行小班教學。

  四是逐步改革中考評價錄取制度,研發學業負擔測評模型,以督導促進減負。各級政府應科學改革中考評價錄取制度,将初中畢業考試和高中錄取權下放至區縣,将高中錄取指标下放到學校;努力探索德智體美勞全面評價學生發展的綜合素質評價和錄取辦法,積極為整個初中學生“減負”。研發中小學學業負擔測評模型,建立“督政—督學—監測”一體化的新型督導機制,促進“減負提質”。

  五是嚴格把關校外教育輔導機構的審批和管理。教育部門應聯合工商、安監、公安等部門加強校外教育輔導機構的審批和管理,完善和落實有關校外輔導機構管理規定;鼓勵和提倡更多培訓機構加入《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機構自律公約》,合理打造校内外協同推進減負提質的格局。

  注:1、标題中引号部分内容為《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綱要》)中明确規定的義務教育的發展任務,體現了評估的目标要求。

       2、數據來自《中國教育統計年鑒》,數據均保留一位小數。以下同。